精选原创微小说经典,做最好的微小说网。

我是一棵老树,生在乌有之乡。那年冬日,有两个人在我身旁驻足。女人裸手轻抚我裂开的身体,说:“这树很温暖。”她碰触死亡,却摸到生命。这话俘虏了那男人,和我。如今,我庞大身躯越来越轻,随时离地飞天。南风刮起,枯藤离干,乌雀别枝,我漫长至暂一生,唯这一句困迫,让我不能自由。 [ 继续看,还有呢 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