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原创微小说经典,做最好的微小说网。

火车上,他独自啜饮着用保温瓶盛装的汤,许是天气潮热之故,汤已经变得不太新鲜,隐约可闻一缕臭蛋味道。邻座有些好奇地问他:您这是要去哪儿啊,还随身带着汤?他凄然一笑:妻子的遗愿是让我把她的骨灰撒在故里。邻座诧异:您夫人的骨灰盒呢?他又啜了口汤:我又怎忍心让她的骨灰离我远去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