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原创微小说经典,做最好的微小说网。

中元夜,骤雨歇。“嘻,相公,那人披斗笠呢。”她素手一扬,他紧忙拉回,“嘘,月之将盈,莫扰了归客。”“你呀,现倒是乔怯。那我叛婚自缢,你恁地跟着跳崖了?”“若非长兄暴戾,我该承父命而相让。”“那你……究竟爱过么?”男人颔首,清泪滑落。“嘿,情关难过,回去饮汤罢。”笠人阴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