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原创微小说经典,做最好的微小说网。

他下放时遇到她,她给他做了顿玉米面粑粑,他给她家砍了两捆柴,四个月后他们领证。几十年来她都会吃完他的剩菜,他们拌过嘴摔过碗砸过缸,但始终不把侮辱人的字眼丢到对方身上。四年前他去世,把结婚证的一半带进棺材——他们是我的祖父母,生平未说过“爱”,但比终日说爱的我们更懂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