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原创微小说经典,做最好的微小说网。

九十四岁高龄的他一向并无大恙,习惯了儿女忙碌他更多是独处。十年前她先行离开,每年去殡仪馆祭奠他并不同往。十年存期满,他和儿女一起选定一处双穴墓地,他亲自到场看她入住了那方空间。数月后他只因偶感风寒就渐渐水米不进平静离世。他是如愿而去的,红布搭桥圆满了等待太久的相会。喜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