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原创微小说经典,做最好的微小说网。

姥姥一人坐在门口,浑浊的眼睛和干枯的手。“我要走了”“去吧”,我起身转身。“明年不知道还能不能见”姥姥嘀咕,我转身,姥姥用干枯的双手擦拭着浑浊的眼,我离去。半年后公交车上电话:“姥姥今早去世,有东西给你”,回家,一把钥匙开了姥姥的柜子,一个手帕,打开,两个发霉的鸡蛋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