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原创微小说经典,做最好的微小说网。

听弟弟在越洋电话中说,母亲得了老年痴呆,糊涂的时候多,明白的时间少,常常谁也不认的。我回国探亲,走进家门;母亲正坐在堂屋的轮椅上打盹儿。我沉重的脚步惊动了她,她先是一愣,继而昏花的老眼中又亮光闪烁:“你,你瘦了,咋也老了?”我抱着母亲,哽咽;母亲只是傻傻地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