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原创微小说经典,做最好的微小说网。

赵老汉终于在自己的“房子”里甜甜地入睡了。两年来,他四处流浪,有家难归。政府分给他的三十五平方的房子被儿子占去了。老伴前几年也离他而去,撒手人寰。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只随遇而安的蟋蟀。没办法他在地头挖了一个三米见方、一米多深的窖,上面盖了一些柴草,从此便可安身了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