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原创微小说经典,做最好的微小说网。

杂技表演结束后,他回到那家简陋的招待所,泡了一包方便面。袅袅热气在冬日的寒气中徐徐上升,他搓了搓手,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一沓钱,在灯下细数着。“这次表演挣了2000元,这个月家里的零用钱够用了吧?”他眯着眼睛望着窗外,明天,杂技团又要奔赴下一个城市,他把行李装进行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