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选原创微小说经典,做最好的微小说网。

月黑风高,母亲挥汗如雨在生产队最偏远的田里偷红薯。田端埋着饿死的阿金,饿饿的哭泣不时传来。上世纪大锅饭年代,胆小的母亲顾不得害怕,满脑全是老少饥饿的呻唤飘摇的身影!当母亲背着红薯经过阿金坟前,说:按理死人不能跟活人争食,不过你实在可怜!说完伸手抛下两块最好的红薯。田里突然静寂起来。